深圳市侨商智库研究院

日本的日侨政策研究

发表时间:2019-11-06 17:26

移民是人类社会一个正常的现象。一个国家或者移民者本身向外移民的背景和原因不一定相同,从历史角度看,有的国家向外移民纯属“民间行为”,有的则是“政府行为”。日本向外的移民活动在亚洲国家中具有自己的特色,它既有政府行为又有民间行为。对移居国外的侨民各国采取不同的政策,有的国家有比较完善的侨民政策,有的国家比较简单,有的国家则没有侨民政策。就亚洲国家来说,近代以来日本的海外移民在数量上不能和中国、印度相提并论,可是日本在组织移民的过程以及对海外侨民的管理政策有一些自己的特点。所以,研究日本的日侨政策,对我们来说具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一、近现代的日本移民

日本有组织的向外移民开始于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向外移民分为两种,一种是一般性劳动力移民,与中国的移民没有什么区别,一种是政治性移民,主要是配合日本向外扩张的需要,移民的地点是中国和朝鲜。本文主要是讨论第一种移民。日本明治以后向夏威夷、美国大陆、东南亚、南美洲、澳洲的移民属于一般性劳动力移民。

日本的移民分为“官约移民”和“私约移民”两种。1884年(明治17年)和1886年(明治19年),日本和夏威夷及巴西先后签订《日本人民夏威夷渡航议定书》和《日布渡航条约》,由日本官方组织向夏威夷和巴西移民。从1885年到1894年,日本先后向夏威夷移民3万人,共26批。这些移民主要到夏威夷甘蔗种植园做工。尽管是“官约移民”,但这些移民是自愿出国谋生的,并没有带有强制性因素,他们是日本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农村贫苦农民,主要来自广岛、三口、熊本、福冈四个县,这四个县的移民占“官约移民”总数的96%。

1893年(明治24年)日本成立第一家民间移民公司吉佐移民会社,此后,民间移民公司成为组织日本向外移民的机构。“私约移民”成为日本向外移民的主体。

1898年(明治31年)吉佐移民会社改组为东洋移民合资会社。次年,日本一共有十家民间移民公司,其中,神户1家,广岛1家,大阪1家,东京4家,熊本2家,和歌山1家。资本金最多者10万元,少者8千元。到1906年,日本的移民公司数目增加许多,有29家,其中东京8家,广岛9家,熊本3家,神户2家,山口2家,高知1家,冈山1家,千叶1家,横滨1家,仙台1家。这些移民公司组织日本人移民澳大利亚、菲律宾、巴西、美国等国家。但由于美国、澳大利亚等排斥亚洲移民,如美国加州颁布土地法,使日本移民无法得到土地耕种,直接影响到日本以农业移民为目的向美国的移民活动难以继续,从而导致有些移民公司无法生存。到1910年(明治43年),只剩下10家移民公司。为了生存,移民公司进行了合并。日本大藏相胜田主计极力主张要因应形势的变化,合并移民公司,拓展海外移民事业。1917年(大正6年),南美殖民株式会社、日本移民株式会社、东洋移民株式会社、日东殖民株式会社合并成为海外兴业株式会社。

到大正年间,日本的移民组织向着地域性组织方向发展,相继成立移民协会。1914年(大正3年),日本成立日本移民协会。到1925年(大正14年),日本各地从事海外移民和殖民活动的组织有18家,即日本移民协会、熊本海外协会、防长海外协会,和歌山县海外协会、信浓海外协会、南洋栽培协会、广岛县海外协会、南洋协会、香川县拓殖协会、海外协会中央会、南洋拓殖协会、石川县移植民协会、冈山县海外协会、冲绳县海外协会、鹿儿岛县海外协会、长崎县海外协会、日伯协会、三重县海外协会。另有4家学校,既海外殖民贸易语学校、海外殖民学校、日本力行会海外学校、日本殖民学校。这些学校也是从事移民活动的组织。

日本政府的政策

日本首先于1891年7月(明治24年)在外务省设立移民课,但两年后(1893年10月),日本便撤消了移民课,移民管理工作归通商局第三课管。这种变化主要是日本对向外移民存在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应鼓励日本国民向外移民,像欧洲人移民到美洲一样。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及大偎重信、板恒退助等政治人物主张奖励日本海外移民,认为发展对外移民是当务之急。有一个日本人志贺重昂发表《南洋时事》,认为日本每年人口增长40万,这对日本岛国来说情况很严峻,所以应该向外移民。另一种意见认为日本人跟欧洲人不一样,日本的移民是一般劳工,并没有自带资本。日本外相小村认为日本主要是发展对外商业和工业而不是农业,移民问题是次要的问题。即使向外移民,移民的主要地方应该是中国和韩国,而不是南美。1891年(明治24年),日本进行在外移民情况的调查,结果发现日本在外的移民,情况并不好。因为日本移民都是来自农村,素质差,他们没有得到训练,到了海外之后散居各地,没有管理,情况比较混乱。日本移民虽然在移民前得到日本政府的一些贷款,到了海外之后因为发展不理想,生活相当艰难。因此,日本政府在1899年(明治32年)召开农商高等会议,决定日本不奖励向外移民,但保护自由移民的利益。因此,把移民工作让民间组织去实行。

为规范民间移民活动,明治时期日本政府在1894年(明治27年)颁布《移民保护规则》和《实施细则》,1896年(明治29年)又颁布《移民保护法》和《实施细则》。1907年(明治40年),颁布《外务省令第三号》,对原来的移民保护法进行修订,加强对移民的保护和对移民公司的监管,规定奖励移民的办法。

到大正时期,日本加强对海外移民工作的管理。1917年12月,在东京召开全国移殖民协议会,日本各地的移民组织派人参加了会议。会议提出调查海外移民情况,奖励非农业性移民,全国各府县要设立奖励和保护移民的机构,并且筹集运作经费。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出现经济衰退,向外移民问题引起政府的关注。1921年(大正10年),日本在内务省设立社会局,负责奖励向外移民。1924年和1926年,日本召开帝国经济会议和南洋贸易会议,讨论有关向外移民的奖励和保护问题。另一方面,日本加强对海外移民企业的支持。1918年(大正7年)大藏大臣签署关于对南美和南洋日人企业贷款和改善移民政策的文件,主张合并移民公司,同意东洋拓植会社注资移民公司,规定台湾银行负责向南洋移民的放贷业务,横滨正金银行负责向南美移民的放贷业务,日本兴业银行作为担保银行。同时,要发展海外侨民教育、改善外国语学校的条件、介绍移民所向地的国情等。1921年日本拨款10万元,主要用于巴西移民的宣传费。1923年,日本政府免除移民的培训费和手续费。从1921年至1923年三年间,日本共拨款35万3千多元。从1924年到1928年,日本政府用于移民的奖励费、补助费和贷款共1193万7786元。其中补助移民巴西的人数35,492人。

昭和时期,随着日本军国主义的发展,日本向外扩张活动进一步加快,因而也加强了对外移民的管理。1929年(昭和4年)6月,日本设立拓殖省,负责移民和向外殖民工作。在管理在外移民方面,拓殖省要通过外务省驻外领事进行。拓殖省的主要工作包括对海外拓事业的保护、奖励、指导。调查海外资源情况、指导海外产业的发展、辅助海外侨民的产业和公益事业、设立拓殖金融机构、保护和奖励海外移民等。日本政府给予每个移民家庭1340元的补助。从1929年到1932年,日本政府补助海外移民的金额达10万元,基本上是补助到巴西的移民。1935年到1938年,日本政府给移民的补助达1900万元,补助人数13万7824人。但是,日本拓殖省的工作主要是进行向中国东北地区的移民活动。拓殖省的设立就是配合日本向外扩张的需要。

从大正末期到昭和初期,日本政府颁布一系列有关移民的法规。1923年(大正12年)内务省社会局制定了关于移民宣传补助金的办法。1927年(昭和2年)颁布《海外移住组合法》和《实施细则》,《移民收容所官制》。1928年(昭和3年)颁布《移民收容所规则》。1932年(昭和7年)颁布《移住教养所官制》。加强对移民的补助和为移民提供出国前的培训和服务。日本主要出国港神户首先在1928年设立了移民收容所(招待所),为移民巴西的日本人在等候乘船出国之前这段时间提供集中住宿的地方。

巴西移民情况

除了早期到夏威夷的“官约移民”和向中国东北、台湾和朝鲜的政治性移民之外,日本向巴西的移民在日本一般移民活动中比较有代表性。日本向巴西的移民分为契约移民和自由移民两种。1868年(明治元年),有153名日本人移民到巴西。从1885年到1895年,到巴西的移民是由政府组织的,日本政府希望他们能够寄侨汇回日本。后来移民巴西的活动由民间移民公司进行,并得到政府的资助。

1908年(明治41年),第一批家庭移民共158户、781人,乘坐笠户丸从神户港出发,同年6月18日抵达巴西桑托斯港。他们根据两国政府的协议被送到圣保罗州政府的种植园种植咖啡,但在第一年咖啡收成不好,加上不习惯当地劳作,收入低,生活艰难。此外,由于习惯差异、语言不通,有受到种植园主奴隶般对待的感觉,双方纷争不断。契约期满之后大部分离开最初的种植园,去圣保罗州或其他地方。1910年(明治43年)第二批家庭移民到达巴西。鉴于首次移民的失败,他们不再被安置在政府的种植园里。

    从大正晚期到昭和初期是移民巴西的高峰期,主要是到圣保罗州。加上1929年向亚马逊流域的集体移民,1933年全年移民超过2万3,000人。这种情况引起巴西政府的警戒。1934年,巴西制定《外国移民入境二分限制》法,规定日本移民的每年配额限定为2,848人,这使日本移民活动受到很大打击。1942年以后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暂停向巴西移民。到1941年为止,日本移民巴西的人数总计达18,6272人,其中相当多是来自冲绳县。

1952年日本恢复向巴西的移民活动,到1975年3月止,移民总数约6万人。巴西的日本移民(含第二代、第三代)在1979年估计约76万人,其中约76%集中在圣保罗州。

巴西的日本移民基本出身农民。二战前大多数日侨并没有在巴西定居的意向,只打算短期外出打工,但是,最终归国者极少。迫使日侨定居的原因是二战的爆发以及后来日本战败。日本移民在劳动契约期一满,便和同乡等一道寻找新开垦的土地,从事种植业。在移民初期的头20年,圣保罗州西北部是日侨流入最多的地方。其后,也有不少日侨随着开发该州西部内陆而迁入博阿维斯塔。初期有一些日侨到巴西后不久转到城市定居或脱离农业,但后来此类急剧减少。从二战爆发前夕开始,再次出现了城市定居者增加的倾向。总之,日侨在移民鼎盛期80%以上定居农村,即农民。其他国家的移民在契约期满后回国或者迁往城市,从事农业以外的职业,只有日侨绝大部分从事农业,这是极为特殊的现象。

日侨在巴西为改善生活,成功引进了日本的农作物,改良当地作物,种植出优质品种,极大地丰富了巴西的农产品。日侨不仅在圣保罗州还到了自然条件恶劣的亚马逊河流域种植从未种过的热带作物,同时为巴西的农业改良出新产品。通过日侨之手改良和引进的作物不计其数。主要有西红柿、白菜、萝卜等。水果有桃、柿子、苹果等,还有黄麻、伫麻、茶叶等经济作物。移居圣保罗近郊的日侨主要从事蔬菜生产。在那之前该地区只有包菜、西红柿等,且质量低劣。当日侨集中在圣保罗近郊时,正好是圣保罗作为近代化城市高速发展的时期,因此,在产品贩卖方面农民处于有利地位,便于不断引进新品种。农民从最初种植土豆,引种蔬菜,扩大到养鸡、栽培果树,由此形成了圣保罗近郊的集约化园艺农业。时至今日巴西人还认为日侨在农业方面具有使万事成为可能的神秘本领。现在巴西以农业开发为国家的首要任务,在开发大面积的荒地之际,对日裔农民寄与了莫大的期望,这也是因为日裔农民的先进农业技术受到高度评价的缘故。

日侨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学会了当地的语言,习惯了巴西社会,开始转向以日侨为对象的与农业相关的初级工商业领域。到边远地区的日本农家的叫卖小商贩如今已开了店铺。日侨借此积累了一定的资金,便贩卖粮食,逐渐经营杂货店、食品店、小酒馆,进而转向露天集市摆摊。从小商贩到农产品的中间商,逐渐向提供农业原材料的商店和各种专卖店等方向发展。

   大部分第一代日侨从事农业活动。据说日裔人拥有的土地面积与日本全国耕地总面积相当,主要种植咖啡、棉花、果树,从事养鸡业。在圣保罗州农业生产中,日侨所占比例约为,棉花35%,土豆75%,西红柿90%、蔬菜70%、草莓90%、香蕉50%、桃90%、薄荷90%、鸡蛋90%、生丝90%,其生产远远高于其人口比例,对巴西农业生产做出了巨大贡献。此外,黄麻,柿子椒、苎麻、薄荷、茶、柿子、养蚕等也是通过日侨引进的。巴西社会对此给予了极高的评价。特别是黄麻、柿子椒成为亚马逊流域的重要农产品,对该地区的经济发展起了巨大作用。

日本侨民向非农业部门的进军也非常显著,进入了所有产业部门,职能部门。特别是日裔第二代有很多人成为律师、医生、牙医、药剂师、建筑师、政府官员、大学教授等。

近现代移民的特点

1,日本的移民不管是契约移民还是自由移民,其主要特点是移民活动的有组织性。在中国移民史中,除了鸦片战争后西方人进行名为契约实为掳掠的贩卖华工勾当之外,由中国政府与外国政府订立合同向外移民的只有20世纪初向英属北婆罗洲和非洲的刚果、南非的几次移民,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招募到欧洲的华工,其他都是非组织的移民,或者说,从整体上中国移民以非组织性为特征。2,日本的移民不管是官约移民还是私约移民,日本政府都加以有效的监控,并提供必要的援助。中国政府在这些方面的表现徒据虚名,流于形式。3,日本移民的出国动机与中国移民一样是为了谋求更好的生活,他们向外移民是自愿性质的。中国移民的出国原因要比日本复杂得多。4,由于日本移民的有组织性,因此日本移民的居住区域具有相对集中的特点。换句话说,相对集中某些国家,其中又相对集中某个地区。5,日本移民以农业为主以及与农业相关的经济活动。中国移民出国前只有极少数人是商人,绝大多数也是农民,但他们到了国外之后,只有少数人从事农业,大部分都实现职业的转型,并以成为商人为奋斗目标和衡量是否成功的标准。6,日本移民社会在保持和转播祖国文化方面的表现要比中国移民社会逊色。

日本移民巴西的启示

日本向巴西的移民的一个主要特点是组织性,无论从移民的招募、合同的订立、移民前的服务到移民后的跟踪管理都比较有系统性。日本移民达到巴西之后,面临诸多不利的条件,但他们通过努力,为巴西的农业发展作出重大的贡献。日本移民基本上没有遇到其他地方那样对外国移民的排斥,原因主要是他们所从事的行业不会对当地人产生威胁,使民族主义分子没有排斥的借口,反而日本移民对巴西的经济有益。中国到东南亚及其他地方的移民,很难获得土地从事农业生产,而到南美的移民数量不多。现在我国向外移民主要是留学和到国外从事经济活动的部分人转换身份后在当地定居、合法的家庭团聚移民和非法移民三种类型。要像解放前那样的大规模的移民已不可能。但在21世纪,随着国际合作和交流的扩大,中国有组织的向外移民并非不可能。80年代中期,当时的广东省省长梁灵光访问巴西后,说巴西地广人稀,需要外来移民发展农业。因此,笔者认为我们可以通过有关渠了解南美和南非等地区的情况,组织农业开发性移民,但应将这些移民活动作为企业行为来对待,作为企业经营的行为。通过签定协议,以类似跨国投资设厂的形式组织一定规模的移民到国外去发展。作为侨务工作来说,移民是侨务工作的重要基础之一。所以,在这一方面,侨务部门应该有所作为的。关键是作好组织、管理和服务、指导。

二,当代海外日裔社会和日本的日侨政策

日本的海外移民从明治元年(1868年)移民夏威夷开始已有130多年的历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日本的海外移民总数是78万人,二战后是26万人,合计104万人。这些移民有的回国,有的留在外国。由于日本移民集中地在美洲,因此,现在外籍日本人及日裔人数基本集中在美洲。据日本官方的说法,在巴西的日本人及其后裔有130万人,在美国有100万人,全美洲约有250万人。

据日本官方统计资料,2000年日本在外国的侨民有811,712人(包括持有日本国籍的永住者和长期滞留者两类,长期滞留者指居留期超过3个月者),其中永住者285,027人,约占35%,长期滞留者526,685人,约占65%。日本侨民所居住的最主要前四名国家分别是:1,美国:297,968人,2,巴西:75,318人,3,英国:53,114人,4,中国:45,977人(包括香港)。

258.png

管理机构

日本没有专门的侨务机构,有关职能归外务省领事移住部负责。领事移住部的政策课专门负责日本人海外子女教育和海外日裔的有关事务,领事移住部的邦人保护课主要是负责保护日本侨民的工作。

在外务省内设有海外移住审议会,直接向外相负责。海外移住审议会是1955年由众议员鸠山一郎提出设立的。海外移住审议会是咨询和决策机构,专门研究日本侨民和日裔人的各种问题,通常每年召开一次会议,每一次会议都根据当时的需要提出解决的议题,这些议题有的是外务省职能部门提出来讨论,有的是审议会提出。讨论的结果或者提出的方案给外务省职能部门考虑,或者直接提交给外相。例如,1999年的议题是《21世纪的日裔人政策》,2000年的议题是《海外日裔人的合作与今后的对策》。海外移住审议会现任会长是佐野宏哉。海外移住审议会的事务局是由外务省有关职能部门的人员组成,开会时通常有领事移住部部长、政策课长、中南美课长、文化课长、技术协力课长、参事官等人参加。海外移住审议会下设海外人事审议会、海外交流审议会。

政策走向

战后日本的移民政策与战前相比有很大的转变。1955年,日本首相在给海外移住审议会的指示中,提出日本的移民要注重和国际合作相联系的主张。1957年,日本首相首次提出移民的新观念,提出要从过去的劳动力输出转变为带有对外开发性的移民,以提高日本在国际上的声誉,为世界作出贡献。1985年,日本首相在给海外移住审议会的答复中,指出日本的政策,过去是以战后移民中南美洲的日本人为对象,主要目标是协助他们在当地长期居住下去,落地生根。现在的侨务政策对象应包括老侨和新侨,除了协助他们在当地的发展之外,应该转变观念,把老侨和新侨当作加强日本与外国交流理解的桥梁,通过日本侨民和日裔宣传介绍日本文化。这是日本第一次提出日侨日裔要为国家对外政策效力的主张。

1993年,日本的政策又有新的改变,主要有:1,过去日本侨务政策的服务对象是第一代移民,为他们提供援助和支持,现在的服务对象起码要扩大到第三代日裔。2,要培养日裔后代对日本的感情,使他们成为促进日本与外国友好关系的纽带和桥梁。3,日本在提供国际开发援助时,要将提高日裔人在当地的地位与对所在国的开发援助结合起来。总之,要日侨与日裔为日本外交活动服务,为促进日本与外国关系的发展作出贡献。

1999年,日本召开海外日裔人大会,认为21世纪日本的侨务政策从过去单纯援助日侨社会,转变为援助全世界的日裔人社会,进一步加强日裔与日本的关系与合作,援助日裔人较多的国家,提高日裔人在所在国的地位,并将此放到日本对外政策的积极地位上。同时,对日侨和日裔的关系从援助转变为合作,将日侨和日裔当作日本开展全球化的先驱。

主要措施

日本政府认为,由于历史的变化,日裔与日本的关系会变得越来越弱,甚至会消失。因此,日本政府要积极地作好侨务工作。在日本政府的概念中,日裔类似我国的华人和华裔。日本政府对日侨日裔的政策定位是:日侨日裔是日本外交工作的重要一环。要通过他们在海外转播日本文化,加强日本与其他国家的友好关系,充分发挥日侨日裔在促进日本与其他国家关系方面的纽带桥梁作用,增进日本与各国的友谊,提高日本的国际地位。日本与日侨日裔的关系一方面是“支援”,另一方面是“合作”。支援与合作是日本在实施侨务工作方面的核心。

为了实现这些基本目标,日本采取了一系列具体措施:

1,加强对海外日裔社会的支援。包括援助和解决日裔社会老龄人的养老福利问题,增强日裔对祖国的认同感;通过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援助海外日裔居住地的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日本农业协作组合,为海外日裔提供农业新技术和农业技术指导,促进日裔农业生产的发展,使海外日裔社会的经济基础更加巩固。

2,加强与海外日裔社会的经济技术合作。在海外日裔的中小企业起步发展时,日本政府通过日本金融机构和各种基金会给予支持。日本贸易振兴会负责支持海外日裔中小企业的发展,帮助他们拓展业务。由于美国的日侨人数较多,他们在科学技术和经济事业方面表现很突出,跟南美洲的日侨完全不同。因此,日本政府改变过去只注重对发展中国家日侨的支援,加大对美国日侨的工作力度,争取美国日侨科技人才与日本的合作,将美国日侨当作推进全球化的主要力量。

3,将对外经济援助开发与援助日裔社会有机结合起来。日本政府的对外开发援助计划(ODA)主要资助对象是发展中国家。由于中南美洲是日裔居住的主要地区,因此日本政府将政府之间的开发援助计划与援助日裔社会有机结合起来,有目的地援助日裔人数较多的国家,在援助时尤其着重援助对象国中日裔人数较集中的地区,达到既援助了对象国,又直接使那里的日裔社会受益的双重目的。由于日本对外援助项目很多,派本国技术人才成本较高也人手不够,因此,日本政府大力起用海外日裔人的技术人才,为他们提供必要的技术培训,然后以日本专家的身份派日裔人到有关国家执行援助计划项目。此外,在派遣赴国外调查团时,起用海外日裔人才,尤其是起用调查所在国的日裔人才,由他们完成有关海外调查任务。这样,不但减轻本身的负担,又提高日裔技术人才的地位,为更多的日裔人才提供较好的就业机会,有效地加强了日裔社会与日本的密切联系。

4,加强与海外日裔社会的文化联系。通过驻外使领馆和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援助海外日裔社会的文化事业,在日裔社会中传播日本传统文化,如艺能、茶道、华道、俳句等。帮助日裔社会建立移民历史资料馆,保存有关资料,研究日本移民的历史和现状,研究日本移民对所在国的贡献,增强日裔人的民族自豪感。向海外日本人介绍当代日本的发展和成就,与海外日裔人建立密切的信息交流渠道。

5,加强海外日语学校的建设,培养日裔人才。日本非常重视海外日语教育,将此当作推进日本在海外事业发展的重要一环。负责海外日语教育工作的部门有外务省和文部省。同时,鉴于海外的第三四代日裔已经不懂日语,因此,日本政府将对日裔的日语教育当作当务之急,通过进行日语教育,培养日裔子女对祖国的感情,方便与日本的经济和文化交流和合作。日本在海外的日语学校分为日本人学校和补习学校。日本过去是由国际协力事业团援助海外日语教育,现在改为国际交流基金会负责。日本外务省提供部分建校资金和教师津贴、会议费用。主要还是通过国际交流基金会援助海外日语教育,帮助编写适合当地需要的教材,研究适合日裔人的教学法,重点培养当地日裔人教师。在进行海外日语教育时,重点加强对医生、护士的培养,因为这些懂得日语的医生护士由于职业上的便利,能接触到更多的人,可以在发展日本与外国或者日裔社会的关系方面起到更大的作用。此外,实施人才培养计划,接受日裔研究人员到日本进修,提供日裔青年到日本深造的奖学金(限于研究生)。发挥财团法人海外子女教育振兴财团的作用,让它做政府不便出面或者无法做到的工作。

6,帮助和辅导归侨。1990年日本修改入管法后,日裔回国的人数逐渐增多,现在在日本约有15万人。这些回国的日裔人由于语言不同、文化水平低,在日本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他们通常居住在一起,与当地日本人有点格格不入,处于社会边缘化。因此,日本政府发挥政府、民间团体和日裔人自治组织三方面的作用,解决归侨的就业、子女教育和文化适应等问题,为他们提供咨询、医疗、教育、生活上的帮助,使他们尽快融入日本社会。

7,加强海外日裔社会力量的整合和联系。根据日本将日裔当作日本开展外交政策的一环和日本推进全球化先驱的思路,日本政府很注重海外日裔人力量的整合。通过海外日裔人协会每年召开海外日裔人大会,为海外日裔人提供一个交流的机会,在会上通过介绍日裔人的奋斗精神和成功经验,激发日裔人团结向上,并为日裔商人提供商业交流条件,以加强日裔人之间联系。同时,加强海外日裔人社团组织的建设,增加对海外日裔人组织的支援,丰富日裔人的各种活动,以构筑日裔的全球网络。注重做日裔青年人的工作,开展类似东南亚青年之船的活动,促进日本国内与海外日裔青年的交流。

综上所述,日本的侨民政策是将日侨日裔当作其外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目的是加强日侨对祖国的向心力,努力提高日侨的国际地位,使日侨成为日本对外活动的先驱,成为促进其他国家与日本友好关系、传播日本文化的桥梁。其具体措施是援助与协作相结合,通过日本的国际援助计划,发挥和提高日侨人才的作用和地位,促进海外日侨事业发展。除了日本政府有关部门之外,日本还充分发挥社团组织的作用,实现政府、社团与海外日裔社会的三结合,构筑一个全球性日本人网络,以更好地为日本对外政策服务。

三,几点看法

一,大胆使用海外华人人才。日本的日侨政策,主要措施是支援和协作。由于日本是发达国家,其支援的力度较大,而且其协作主要是以日本对外活动为核心的协作。在我国的侨务政策中,除了支持海外华文教育外,对华侨华人的经济事业及社会福利等方面的支援比较少,我国与海外华人的经济协作主要是引进海外华人的资金技术为我国的经济建设服务,这是中日侨务政策一个很大的区别。日本在对外经济援助和协作中,着力起用日侨日裔人才的做法很有新意。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提高和对外经济合作事业的发展,我们也具备了类似日本的条件。事实上,近些年来,我国对外经济援助和协作项目也不少,出国考察团就更多。我们应该由政府牵头,制定相关政策,起码在部分项目和考察活动中起用华人人才,达到节省费用和给予海外华人以实质性支持的目的。与此同时,我们要加强海外华人中下层人才和海外留学生档案的收集工作,不能只看到杰出人物,事实上中下层人才和海外留学生对扎实开展侨务工作来说更加重要。

二,作好外交与侨务工作的结合。日本侨务政策的中心之一就是努力提高日侨的国际地位。日本认为日侨经过长期的发展已经融入当地社会,日侨对当地社会的发展作出很大的贡献。所以,日本政府把着眼点不是放在鼓励日侨融入当地社会方面,而是放在提高日侨社会的地位上。因为侨民的社会地位得不到提高,甚至受到歧视,那么要发挥侨胞的作用就很难实现,甚至会引起所在国的敌意。应该说,日本政府这个政策极富创意。它在实施对外援助时有目的的选择日裔社会集中居住的地区,巧妙地避开干涉所在国事务的嫌疑,通过援助项目的实施,达到了改善日裔社会与当地的关系,提高日裔社会地位的目的。就我们来说,华人问题在东南亚国家还有些敏感,有的国家对华人仍然歧视,从而影响到我国侨务政策在东南亚的推行。因此,我国对东南亚侨务工作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在不影响两国关系的前提下更好的开展侨务工作,面临急需解决的难题是如何把发展两国友好关系与促进侨务工作有机的结合起来。在这一方面,日本的做法值得借鉴。我们应该有目的选择一些援助项目将国家之间的援助与对华人社会的支持结合起来,通过实施项目改善华人社会在当地的公关形象,促进华人社会地位的提高。现在再讲鼓励东南亚华人社会融入当地的说法已毫无意义。因为问题出在当地社会对华人社会的排斥,而不是华人社会没有融入当地社会。

三,加强培养海外华人人才工作。这些年来,我们将发展海外华文教育当作中心工作之一,加大对海外华文教育的支持,并取得成效。但是,我们在发展海外华文教育中,主要是提供学习华文的条件和机会,对人才培养工作还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我们应当制定有关华人人才培养计划,为海外华人培养一些会讲华语的医务人员,救死扶伤对促进不同社会之间的感情作用很大。同时,我们要有计划为华人子女提供研究生一级的免费深造机会。不管如何,研究生一级的人才在发展中国家还是很有地位的。就实际效果看,主要应培养社会科学方面的人才,因为科技人才到国外后不一定适用,而社会科学人才可以通过参与当地社会活动、发表言论等发挥更大的社会效益,成为我们开展侨务工作的积极社会力量。目前,海外华人回国攻读研究生存在经费与语言等障碍,实际能够回国读研究生的人数不会很多。所以,我们根据财力,为华人提供一些免费和并有生活津贴的研究生教育名额完全有能力和条件,我们应并将此当作长期的任务来抓。

四,加强对华人社会文化事业的支持,主要是指对华人历史资料的整理和研究。海外华人社会是一个商业社会,对学术研究一向不重视,表面工夫多过实际内容。除了少数国家,大部分国家的大学或者研究机构都没有让华人进行研究的条件或机会。因此,我们应该设立基金会,提供资金让海外有志研究华人历史的华人进行研究。没有历史就没有根,历史研究是加强华人社会与祖国文化联系的有力纽带,有利于培养华人的民族认同和民族自豪感。一些国家就是千方百计要让华人忘记历史,在所谓塑造共同国家认同的借口下,切断华人与祖国的文化联系。研究历史并非像一些人所想象的那样没有作用。事实上,言论或者思想对一个社会的社会意识起很大的作用,可以改变人们固有的想法。当它起到作用时,其影响是长久和深远的。一些国家对华人采取不友好的政策,除了本身一些政治原因之外,往往还是固有思维在作怪。就像现在还有冷战思维一样,不一定是现实的因素在起作用。

五,发挥和整合各个方面的力量。日本推进侨务工作的力量除了政府之外,官方半官方的社团及基金会起了很大的作用,做了政府不能做的工作。我们的侨务工作除了侨办和侨联之外,缺乏其他支援的组织。虽然现在侨务工作社会化,但这些工作并不是在侨务部门的统合之下,没有拧成一股绳。结果是处于这样的状态:侨务部门制定了适合海外华人社会的政策和措施,但单靠自身的力量无法完全实现原定的目标,而在实际活动中有参与侨务的社会力量又是根据自己的需要来开展工作的,并不是围绕着侨务工作的方针来进行。针对这种情况,侨务部门应力求成立自己的基金会,如技术开发基金会、文化交流基金会、教育交流基金会等,以民间团体的身份来进行有关政府不便出面的工作。基本上服务的对象是华侨华人,但也可以部分项目援助华人所在国,以促进华人与当地社会的关系。同时要与对外经济贸易部、外交部、教育部等职能机关协调,从更宽广的层面上开展侨务工作,实现各种力量的有机结合。

六,提高全球华人组织的活力。近些年来,世界性华人组织的会议经常在各地召开。这些会议对加强全球华人之间的联系和交流作用当然很显著,但这些会议基本上属于联谊性质,实质内容比较苍白。实践证明,任何没有实质工作内容的组织都不可能具有活力。因此,侨务部门应该担负起指导的作用。日本的海外日裔人协会每年召开会议都有具体的议题,这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我们的侨务部门应该根据工作的需要,提出一些议题供海外华人社团大会参考,积少成多,过若干年来看,收获一定不少。我们的侨务部门可以考虑成立全球性的华人组织,每年讨论一二个问题,例如海外华人社会急需解决的问题或者我们继续要做的工作等等,一步一步地推进侨务工作的发展。

七,树立协作互动的战略思路。一直以来,我们侨务工作的思路是联络、辅助、引进。联络和辅助的目的是引进,即引进华侨华人的投资和捐资。但是,随着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采用普遍的国民待遇,原来对华侨华人各种优惠政策要取消,这对我们的侨务工作无疑将是很大的冲击。另一方面,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提高和对外开放度的提高,我国对外交流会越来越多,中国会越来越多地走向世界。因此,在21世纪全球化时代,我们的侨务工作思路也应有更宽广的视野,我们的侨务工作在历史性转变之中应该更具有前瞻性,应该先走一步,树立协作互动的新思路。换句话说,我们和海外华人社会的关系应该突出协作互动的关系,以这个新思路指导我们的工作。例如,我们的企业到国外发展,可以就地取材,与华人企业和人才合作,等等。世界走入中国,中国走向世界。我们要用协作互动的新思路走出去,这个“走出去”不是现在习惯上的“走出去”访问,而是为了发挥海外华人社会的网络使中国走向世界。

(2002年)


电话Tel:0755-83167579
传真Fax:0755-6188 5295
邮箱Email:Service@octf.cn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